妖夫 尾聲
香港六合彩正版挂牌彩图
香港六合彩正版挂牌彩图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嬌妻物語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愛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莊 走村媳婦 鄉野情狂 官場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人面獸醫 女友出軌 婦科醫生 三人同床 惹火鄉村 合家情緣 若母癡欲 殘花敗柳 慈母憨兒 女友故事 偵探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香港六合彩正版挂牌彩图 > 言情小說 > 妖夫  作者:綠光 書號:45184 更新時間:2019-5-18 下一章 ( 沒有了 )
尾聲
  妖夫二嫁

  動用了所有的關系,唐府總算在三天內備足婚宴所需,就連帖子也全部撒了出去。

  收到喜帖的人,莫不議論紛紛。

  “還真的是這樣子!”有人咋舌道。

  “原來宮里傳出的消息都是真的?!?br>
  “可不是嗎?那在畫舫上,我親眼看見唐子凡跳下江將舒夫人給護住時,那時我便覺得古怪,沒想到他膽大包天到連舒夫人都敢搶!”

  “他的手腳還真快,聽說舒夫人己經有了身孕,讓舒爺戴了個綠帽!”

  “如今想來,唐子凡心機深沉不是普通的重,和東方傾城好,打的卻是舒夫人的主意,真虧舒爺寬宏大量不追究,還成全了他們!”

  “那這喜宴去不去?”

  此話問出,大伙不橫去一眼。

  去,當然要去,這種熱鬧可是千載難逢。

  到大喜那,親隊伍浩浩地來到舒家,唐子凡身穿大紅喜服,騎著匹白馬,看起來豐神俊秀,容光煥發,不理會兩旁圍觀的人不斷對她指指點點,親自將披上嫁衣的東方傾城從舒府給牽到外頭。

  由于這是二次出嫁,沒蓋著紅蓋頭,在走進花轎前那妖媚的勾魂眼掃向眾人,長睫垂斂,如蝶翼般輕顫著,教人望之不由得生憐。

  坐上馬車之后,隨即聽到舒府里傳來歐璇的吼聲“傾城,你動作再不快一點,你妹子可就要走了?!?br>
  “她不是我妹子!”疑似東方傾城的嗓音傳出。

  “爺兒都不計較了,你還拗什么?”

  “正用為爺兒不計較,我才難受,我無臉見人?!?br>
  “喂,花轎走了?!?br>
  “走就走!”

  里頭一來一往的對話,外頭的人聽得一清二楚。

  有人不替東方傾城不值,或是為他的立場靶到同情,但其中亦有些人像是在打探著什么。

  直到親隊伍走遠,也將一群看熱鬧的人給吸引走,舒府里對話才總算停了下來。

  “爺兒,這樣可以了嗎?”歐璇請示道。

  “夠了?!筆嬤僖賾?。

  “爺兒認為陛下真會派人來查看?”他小聲問著。

  “必定會?!迸凼歉鼉韉娜?,也向他直言道,秦家二爺已請皇夫上稟東方無雙乃是東方傾城一事,雖然他提起休的理由,但女帝半信半疑,肯定還有后續動作。

  所以——“申屠大夫,辛苦你了?!彼聰虬繆蕁岸角慍恰鋇納暉佬?。

  他拿帕子擦擦頭大汗?!懊皇裁?,只要我能幫上忙就好?!彼投角慍塹納ひ舳計?,刻意模仿之下,乍聽真有七分像,但是畢競是騙人,他心虛得冷汗直。

  舒仲尹嘴角揚笑?!叭绱艘煥?,陛下的眼線便會以為無雙在外,傾城在內,這一關算是過了,不過還有最后一關?!?br>
  他大抵摸得清玄蕓會有什么動作,不過傾城也己準備就緒,就看今晚他們怎么過招了。

  掌燈時分,唐府燈燦如晝,賓客如云。

  有許多人都是沖著東方無雙而來,只因這個大美人今并未蓋上紅蓋頭,教一千賓客能一睹其風采。

  酒席上絲竹不墜,賓客正吃喝得快之際,突聞外頭傳來一聲——

  “陛下駕到?!?br>
  坐在主桌的新人對看一眼,唐子凡隨即牽起新娘的手,走到筵席的最末接圣駕。

  “陛下萬歲萬萬歲?!敝諶艘壞攔螄?。

  玄蕓目光直鎖著東方傾城那張傾城傾國的容顏,喊著“平身?!?br>
  “謝陛下?!碧譜臃哺轄舨笞判履鍥鶘?,再問:“不知陛下駕臨,草民有失遠——”

  “聯今前來,只為了確定一件事?!斃坎宦匏?,自然地走向主位。

  兩人隨即跟上,瞧見女帝身旁除了幾位大內侍衛,還有一位老者。

  “不知陛下想確定什么事?”唐子凡垂顏詢問。

  “你和東方無雙到底是怎么認識的?怎么生得出這么大的膽子,竟敢搶舒仲尹的?”玄蕓饒富興味地看著唐子凡?!巴餉采?,你比不上仲尹的俊逸剛強,地位上,更比不上身為皇商的舒仲尹…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雖說西引民風極為開放,女子就算偷人也不會被處以重刑,尤其當丈夫不追究時,別人更沒有權力定奪??傷拖肭籽矍魄?,到底是什么樣的男人可以讓舒仲尹戴綠帽。

  舒仲尹進宮時雖說得無奈,但。娜看得出來,他根本不在乎子琵琶別抱,這意謂著他根本不愛東方無雙,所以休也無妨,但她就是替他不平。

  如今一瞧,這個唐子凡也沒有過人之處,甚至以一個男人來說,他太過柔、身形也過于單薄,她實在不明白東方無雙何以會放棄舒仲尹而選擇他,總覺得事有蹊蹺。

  “草民——”唐子凡吶吶喃著,從懷里取出一條手絹?!八燈鵠春寡?,就在無雙和舒爺成親的那晚,我遇見了無雙,當時我臉上被樹枝刮出血痕,無雙拿了手絹給我,我…就這么一見傾心了?!?br>
  東方傾城直娣著那條手絹,沒想到她竟還留著,而且隨身攜帶著。

  “是嗎?”玄蕓微揚起蛾眉“聽說,尊夫人懷了身孕?”

  “是”

  “可找了大夫安胎?”

  “有的?!碧譜臃倉趕蛘誶芭畔猩系姆獎縋??!胺醬蠓蛞絞豕?,無雙的身子經他調理,目前母子均安?!?br>
  東方傾城早就料到有這么一招,已經想好應對之策。

  “可朕比較信任御醫?!斃堪諏稅謔?,跟住一旁的老者隨即上前一步?!安還茉躚?,無雙畢竟是仲尹重視過的人,仲尹有成人之美的雅量,朕也有,所以特地帶上康御醫替無雙把脈看治?!?br>
  東方傾城微微勾笑瞅著老者,兩人換了一記眼神。

  這也在他算計之中,所以他兩天前就各自托人宴請宮中御醫,把他們灌得酩配大醉,然后再收買見財眼開的康御醫,要他在女帝面前遂自薦。

  正當他伸出手要讓康御醫把脈時,玄蕓淡淡啟口“等等?!?br>
  他一楞,就見女帝長指一勾,站在身后的侍女便向前一步。

  “聯記得你多少懂醫,對吧?”

  召回陛下的話,奴碑略懂一二?!?br>
  “好,就由你替唐夫人把脈?!斃克底?,雙眼卻直勾勾看著東方傾城?!安灰蛛?,誰教你魅力驚人?聯怕到時候就連康御醫你都倒了,又給唐子凡戴了綠帽?!?br>
  東方傾城自然聽得出這只是托詞,但他卻不能不說女帝如此多疑實在在他預料之外,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卻聽到后頭傳來一陣聲響,回頭探去,是兩男一女疾步而來。

  “佟卿,你怎么來了?”玄蕓抬眼問。

  “微臣參見陛下?!筆贅ù筧速”Ф髏?img src="image/lou.jpg">微笑走來,單膝跪下?!氨菹?,微臣怕宮中有人走漏風聲,所以特地找了今輪休的冬御醫供陛下差使?!?br>
  “囑?”玄蕓饒富興味地看著她。

  “陛下,既然首輔大人特地從宮內帶來冬御醫,那何不讓冬御醫替唐夫人把脈呢?”其中一個男人沉聲道。

  東方傾城看向那人,認出他正是秦家老二秦世衍,不微惱地垂著長睫。

  他漏將這人算計進去,更沒想到這人在陛下面前有這么大的影響力。非但他出現了,就連宮內被稱為鬼見愁的首輔佟抱恩也跟來了…佟抱恩能以一介女,坐上首輔之位,憑的便是心思細膩,聰穎過人。

  居然竟連首輔大人都站在秦家那邊。

  奈何他卻無計可施!

  “陛下,冬御醫可是太醫院中經驗最老到、醫術最湛的御醫,只要把脈,必定能知道唐夫人是否患有不為人知的隱疾?!辟”Ф魑⑧σ?,水眸潤亮有神。

  唐子凡聞言臉色微變,就連始終勾著笑的束力傾城也漸漸退去笑意。

  她付了下,硬著頭皮要求“陛下,內人身子不適,可否移駕主房診治?”至少先移到房內再想計逃脫。

  “把脈不過是一下子的事,沒必要換地方了?!斃刻惹坑?,不容他倆抗拒。

  東方傾城只得在主位上坐下,并伸出手等著御醫把脈。

  他怪自己思慮不周,這才敗在最后一關。

  對上唐子凡惴惴不安的眼神,他只能苦笑。

  也罷,最糟也不過就是要了他的項上人頭罷了,他會概括承受,力保他最珍視的兩人,不牽扯上主子和她。

  就在冬御醫要搭上東方傾城的手時,唐子凡二話不說跪了下來。

  玄蕓懶懶看著她?!澳閼饈竊謐鍪裁??”

  唐子凡抬眼瞅著她,淚水盈眶。

  這一切都因她而起,沒道理讓他一個人承擔罪責,如果要辦在何人,她要和他生死與共。

  東方傾城看著她,突地一把推開冬御醫,和她一起跪在女帝面前。

  玄蕓緩緩地瞇起眼?!罷饈竊趺醋??”

  他抬眼,張口道:“還請女帝恕罪?!?br>
  那低啞的嗓音教在場所有人為之一楞,就連唐子凡也呆住,畢竟他這一開口,就等同自掀底牌。

  筵席上,賓客們竊竊私語著。

  玄蕓揚起眉,似正等著東方傾城說下去。

  瞧他又要開口,終抱恩微使眼色,冬御醫立即出了聲“陛下,唐夫人身子養得極好,并無大礙,肯定能生下個白胖孩子?!巢緩炱?img src="image/chuan.jpg">地道。

  這話一出,不僅東方傾城和唐子凡,在場所有人都看向他,內心有著同樣的疑問。

  怎么可能?

  剛才那低啞嗓音不可能為女子所擁有,而大夫只要一把脈便得以印證猜測,怎么可能還說得出這么荒唐的話來?

  “冬御醫,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沒聽他剛才那低沉聲音?”秦世衍低罵著。

  “秦二爺,你說這話難不成是瞧不起老夫?”冬御醫慈善的眉眼一凜?!襖戲蚩墑鞘坦鄣撓?,從未誤診過,秦二爺說這話嚴重侮辱了老夫的醫術,老夫可以不干御醫,但絕不接受這種羞辱?!?br>
  秦世衍聞言不閉上了嘴,看向女帝。

  玄蕓沉了一會,道:“聯絕對相信冬御醫的醫術,且女人男聲倒也不是沒有“這種例子…”

  “可不是?陛下的嗓音就偏沉了些?!辟”Ф髟諗圓慌濾賴廝?。

  她不由得抬眼瞪去?!百∏?,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陛下,這天底下可說無奇不有,就算女人男聲也不是為奇,何況,就微臣所見,女人男聲以陛下為代表最是尊貴,而唐夫人美若天仙,這女人男聲非但不是壞事,還是好事,最重要的是,冬御醫醫術了得,就連當初陛下懷著龍子,冬御醫都能診斷出龍子臍帶繞頸,如此卓越的醫術豈容質疑?”佟抱恩又是吹捧,又舉證,舌燦蓮花,讓人不得不信服。

  “佟卿說的有理?!斃亢莧賢氐闋磐?。

  “怎么可能?當初孟揚天信誓旦旦,說那位方大夫提及東方無雙已死。人死怎可能復生?”秦世衍低聲罵道。

  玄蕓看向首輔大人。

  佟抱恩隨即走向秦世衍所指的方辯能?!胺醬蠓?,敢問你可說過東方無雙己死這話?”

  “老夫不記得?!彼渙澄薰嫉?。

  “你說謊!”秦世衍沖向前,氣急敗壞地喊著“是孟揚天告訴我的,怎么可能有假?”

  “那么,何不將孟揚天找來當面對質?”佟抱恩提議。

  “他…”說到孟揚天,秦世衍氣得牙的?!八×?,說起話來總是語無倫次?!?br>
  “一個語無倫次的人說的話怎能取信于人?”佟抱恩不嘆氣?!氨菹?,依臣看,這根本是有人在造謠?!?br>
  “聯最討厭無事不生波的人,聯會找個機會好好辦他?!斃?img src="image/ya.jpg">不惱,從容地站起身,看著還跪在地上的唐子凡和東方傾城,笑道:“聯懂了,你倆是希望聯主婚,對不?”

  唐子凡一怔,趕忙接話道“草民厚顏懇請陛下主婚?!?br>
  東方傾城緩緩抬眼看向終抱恩。不知為何,他總覺得佟抱恩似乎和傳言有所不同,不是那般壞心、惡劣,甚至今還在暗地里幫著他…

  到底是為什么?他雖想不透,但今的恩情他記下了。

  玄蕓揚聲道:“從今起,聯宣布你倆是夫,今生今世不離不棄,生老病死都相隨到底?!?br>
  兩人深情對看一眼,跪伏在地?!靶恢髀《??!?br>
  賓客問響起熱烈的掌聲,久久不散。

  東方傾城一臉焦急地等在喜房內。

  終于,聽到推門聲,不語帶抱怨“怎么?被住了?你沒喝酒吧…”就在抬眼的瞬間,他驚得說不出話來。

  眼前的女人,穿著他親手為她打造的鵝黃鴛鴦紋領襦裙,一頭檀發挽成云髻,并上他送的金步搖,臉上薄施胭脂,襯得粉小臉漾著醉人風采。

  “好討厭的頭發,讓伏苓忙了好久?!彼納袂橛械悴蛔勻?,就連走起路來都有點過分小心,像怕踩到裙擺般?!澳愕故撬稻浠?,別不吭聲?!彼啃叩筒缸?。

  “你…不怕被你大哥發現?”

  “大哥已經醉了?!彼雌鸕靡獾男??!岸?,最近我可是將他整治得服服帖帖,這才發現以往的自己太傻,替自已樹立了不必要的敵人,大哥是貪財,但本不壞,只要我主動示好,再給點好處,他便對我好極了?!?br>
  “今天是咱們的大喜日子,還提別的男人做什么?”他牽起她的手?!叭夢儀魄?,你這模樣真是美極了?!?br>
  他想象過她扮女裝的模樣,但沒想到竟會美得教他屏息。

  “哼,站在你身旁才讓人自慚形穢呢?!彼擦似?img src="image/chun2.jpg">,拉著他走到鏡前?!澳闈?,咱們這樣是不是不倫不類?”

  “不倫不類又如何?只要能和你相守,就算穿一輩子女裝,當一輩子啞巴都無妨?!彼諞淮偉緡笆俏嗣妹?,第二次是為了主予,第三次是為了她…而他心甘情愿。

  “我穿這樣真的好看嗎?”她笑娣著他問。

  “很美?!?br>
  “你可要看個仔細,這也許會是絕無僅有的一次?!?br>
  “我會一輩子記住永遠地記在心底?!?br>
  “我們現在可是坐在同一艘船上,誰也離不開誰?!?br>
  “我求之不得?!彼?,吻上她粉,允諾永不分離。

  女帝主婚之后,東方傾城再度踏進唐府。

  根據眾人的說法,多虧有女帝主婚,才讓他解了心結,也讓其他來往商賈能夠安心再與唐府做生意。

  而孟揚天則因誣告一事被女帝重判放,沒有主事的人,孟家絲造局也倒閉。

  反觀唐家織造廠規模越來越大,忙得唐子凡焦頭爛額,后來還病倒了,最終是由東方傾城攬權作主,將產業擴展到西荊城,將西荊城的店家全都交給唐必正打理。

  整整過了半年,見唐子凡才蕎好病,再見到他時,眾人都覺得這個唐當家成親后,竟更為秀潤風雅。

  然而兩個月后,卻傳出東方無雙因產后失調病逝的消息,城里商賈莫不唏噓。

  東方無雙的病逝起唐子凡的向上心,再加上有東方傾城相助,唐家的事業版圖不斷地擴大,最終,只好將唐必正從西荊成調回,由他掌管部分產業,這讓他感動得涕淚縱橫,從此和唐子凡兄友弟恭,不分彼此。

  就這樣再過了幾年,唐家織造廠和舒家絲造局聲名遠播,不少鄰國商賈紛紛前來洽談買賣。

  “大哥,不好意思,這孩子就交給你了?!碧譜臃步油仆蟾緇忱?。

  “不要,娘,我也要去?!蔽逅甏蟮奶貧講煌?弈腫?。

  “東方,跟你說過多少遍了,要喊爹不是娘,你這孩子怎么老教不會?”唐必正教得好氣餒。

  “舅舅,我也要去?!碧貧匠潿晃?,直以淚眼向一旁的東方頃城求救。

  他不嘆氣?!岸僥愎?,我和你娘…你爹會早點回來?!?br>
  “不要,要是不讓我跟,我就要把你們的秘密說出來里”唐東方完全承襲兩個人的商人本,談起判來有模有樣,唐子凡瞇眼瞪著,瞪到他可憐兮兮地扁起嘴,不敢作聲。

  “走了?!彼?。

  東方傾城跟著她上了馬車,幽幽地說:“我不喜歡他叫我舅舅?!彼髏魘塹?。

  “我警告你,別再教他?!?br>
  “你本來就是娘嘛?!蹦睦?img src="image/luan.jpg">教了?

  “都是因為你,他才學會威脅我。他現在還小,別人會當他是童言童語,可要是再大一點,豈不是被他給吃定了?”

  “說成這樣?他是你兒子耶?!?br>
  “他要是再敢胡亂說話,害得我失去你,我就毒啞他?!?br>
  東方傾城嘖了聲“看你,不也在威脅我!兒子會威脅人,根本就是其來有自?!?br>
  “我是為你好?!?br>
  “是是是,娘子大人的話我一定聽?!彼Φ?。

  “貧嘴?!彼列ψ?。

  為他就算得當一輩子的男人,她亦心甘情愿。

  兩人離開后——

  “東方,你剛才說你爹和你舅舅到底有什么秘密?”唐必正很有興趣地問著。

  “爹是娘,娘是爹,舅舅也是爹!”唐東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唐必正傻眼地看著他,臉色凝重?!霸趺錘愕??子凡怎么會生出個癡兒?”長得這般豐神俊秀,結果卻…唉,真是老天捉弄吶…——

  全書完
上一章   妖夫   下一章 ( 沒有了 )
乖乖偷歡不給寵妓如妻總監搶當爸大野狼的甜心夜夜不休嬌妻無法可管丫頭要革命回收前女友香港六合彩正版挂牌彩图監制的遲鈍寶
免費小說《妖夫》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好看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午休小說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
完結小說妖夫TXT下載的所有章節均為網友更新,與免費小說網(香港六合彩正版挂牌彩图 www.hybue.icu)立場無關。
赛车每天稳赚技巧新闻 捕鱼达人开发 七星彩500期历史开奖号 天津时时开奖客户端 皇家国际百人炸金花 百人牛牛连线 单机麻将免费版手机版 重庆老时时彩彩开奖360 ag漏洞我赢几十万 欢乐生肖彩走势图 mg助手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pk10走势下载 欢乐生肖玩法规则 重庆时时彩2期4码计划 时时彩代理招商平台